219 诡匣
作者:爱彩网游戏      更新:2020-10-16 20:34      字数:2282
  夜半惊魂。可是,英海这一觉比任何一觉都睡得踏实。本诺的胳膊胸膛都被他拿来当靠枕,厚厚毛海如同毯子。

  本诺坚持不盖棉被并开启床头小灯,他想看英海在他身上融化。

  睁开眼,天已大亮。英海咕噜翻爬起来,“本诺,本诺。”他喊。

  “他已在餐厅。”门外突然响起一个声音。

  英海抓过衣服胡乱套上,赤脚跑去开门,“鲁迪?”

  屋外正是他忠心耿耿的保镖。

  英海眼中充满惊喜,眉毛上挑。也不管鲁迪惊讶,跳起来一把将他抱住。“你怎么来啦?”

  鲁迪说:“已经失职,再不来,本诺会把我杀掉。”

  英海讪笑,“不必理会他。”他低头找鞋。

  鲁迪稍一弯腰,已从床下拖出一双鞋,比英海还熟悉星宫。“本诺说你一醒来就带你去餐厅。”

  “他在那里做甚?不用去办公?”话留半截。英海忙低下头套上鞋。脸已通红。昨夜他如虎狼痴缠在大汉身上,怎还能要求他早起去紫湾的办公室。

  推开餐厅门,本诺却不在里面。

  史提芬正令人在桌上摆满丰盛早餐,他指指厨房,示意英海前去。

  本诺套黑色围裙,在一堆锅碗瓢盆间忙活。食台对他来说实在太矮,他弯下高大身躯忙着准备食物。模样十分可爱。

  “你在这里做甚?”英海跑过去。

  本诺用羊脂玉瓷勺往他嘴一送,“来吃这个。”

  “咦?是馄饨。”英海惊喜,“你会做这个?”

  本诺颇紧张看着他,“好吃么?”他一只浓眉挑起来,迫切等待赞许。

  味道居然不差。

  “你不常下厨。”英海再吃一粒。“这里所有东西到你手已自动小了一号,跟玩具一样。”

  “怎么?”本诺失望,“不好吃?”

  英海笑出来,“这里,这里还有这里都是面粉。”他从本诺眉毛脸颊和胡须上拔下几粒面团。

  本诺捉住他,把他抱在胸前,“我以后常做给你吃,必会有改进。”

  他低头吻他。

  英海心融化,“我给你打十分。”

  “什么打十分?”长九乱入厨房,“啊,少儿不宜。”他掩住眼睛。

  本诺将热吻结束才放开英海,斜睨长九一眼,“你跑这来做甚?”

  英海稍稍掩饰一下窘态,“长九长老有何贵干?”

  长九说:“一屋子人等你们二位。”

  “咦?”英海纳闷。

  本诺说:“不止长九,澳门太阳城VR赛车开奖记录:各长老今日都在星宫办公。”

  英海一凛,“可是为了昨晚的事?”

  本诺脱下围裙,边走边说:“有请各位长老商议要事。”

  长二已经在厅里等他们。

  客厅大门打开,司马警督也走进来。长九立即冲他招手,“坐我这边来。”

  唯独不见长一。

  英海继承北湾后,他就一直没出现过。

  本诺眉头一皱,“长一怎么不来?”

  长二说:“他称身体不适,因此告假。”

  本诺未予置评,只令人在宽大客厅支起投影仪,“这是昨晚在紫湾马厩发现的。”

  投屏上一只狭长的棕色木匣子,长度不过一节成人的手臂。

  英海暗暗惊呼,看似普通一只木匣却露出残忍凶相。他背后发凉,不知里面装了什么。

  司马沉声说:“和蒙市一样。”

  本诺说:“有人挑衅到家门口了。”紧接着播放下一祯投屏。

  木匣打开,里面却空空如也。

  英海头皮发奓,手足冰凉。

  长二站起来,离投屏近一些,“昨夜11时,林聪在王的马厩里发现这个。打开看是空匣,不过有人留下口信。”

  本诺再放一帧。

  一张A4大小的纸,上书:你知道下一个是谁。

  长九已忍不住惊呼一声。

  英海也是一额冷汗,难怪林聪吓成那样。他记得第一次听到关于木匣子时那种血液倒流浑身冰冷的感觉。

  司马也驳接投影仪,陆续投出另外的照片。

  画面上依照顺序排列出大大小小不等的木匣子。从拍摄的角度看,都是近焦。盒子上的细节一览无余。缝隙接壤处已被浸成殷红。

  英海脸色苍白,“这些可都是在蒙市发现的?”

  本诺盯他一眼,“在去寻你之前,司马他们已发现四具。”

  英海强迫自己看那几张照片,“可都是一样的结果?”他牙关咯咯作响,那种不寒而栗的感觉顺着脊梁爬上头顶。

  司马答:“是。”

  “你们为何对娃娃讲这些?”大门忽地打开,香缇携青叔走进了进来。

  一众老男人到齐,将英海长九团团围住。

  本诺说:“受害者有规律,身份都是从那暗网泄露。”

  香缇抬高声音,“王,这些话说给我这个老头听就行。”他挥手,大袍带起一阵风。

  “香缇老师。”英海喊住他,“让我知道会更好——”

  “走走走。”香缇打断他,“俩娃娃留下,我们里屋议事。”他推着众人往里走。

  啊,又是妇孺儿童皆靠后的规矩,一众老男人个个脸色肃穆,拥着王往里屋议事去了。连芬叔都被委派任务,替两位年轻长老准备零食茶点。

  “为啥不让我们进去?”英海问。

  长九依旧发怔,瞪着投屏上的图片,脸色也好不到哪儿去。

  “长九?”

  “他们自有不让我们听的道理。”长九凑近那些照片细看。

  英海硬着头皮也走进些。

  “果真如所说,都在这里了。”

  “你说什么?”

  长九清一下喉咙,“这些受害者和这些木匣子都有规律。”

  英海定定看那些图片。

  “匣子那么小,根本装不下那些残肢……”长九也已牙关打颤。

  英海顿觉血液倒流,“你是说……”

  “英海,这些匣子里装进去的只是受害者的一个部位。”

  “谁告诉你的?”

  长九不答,“你看那木匣子的形状,长长一条。”他指着照片略一沉吟,“依你看能放入什么样的东西?”

  英海的胃紧紧一缩,如同痉挛。他已猜到答案,却说不出口。

  “是手臂。”长九替他说出来。

  俩人肃穆,沉默半响。

  英海缓过来,“你说的规律指的就是这个?”

  “没错。”长九点头,“且被卸下装入这些盒子里的都是右臂。”

  英海说:“我晓得王藏有一瓶珍贵的杜松子酒,我需要喝上一杯。”

  长九已穿过客厅径直往本诺酒厨走去。

  “长九,长七。”史提芬一脸焦急跟上,“你们两个,快停下。被王知道你们未成年就偷酒喝,会被关到监狱去。”

  英海拉住管家,“芬叔你也一起来一杯。”

  23岁才算成年,这是紫湾法律。可是两位美少年懂得变通灵活。

  眨眼,芬叔已被灌入一杯美酒。“本诺爷会把我撵出星宫。”他咂咂嘴,意犹未尽。

  “包在我身上。”英海承诺。

  酒意驱走寒意,一屋子孔武有力的男人保护他们,还有何惧?

  ————

  欢迎回归,分享,阅读

  爱你们

  亚历克斯

  ————
爱彩网游戏 巴黎人安徽快3走势图 爱彩网游戏 爱彩网游戏 博彩公司比赛把握
申博太阳城现金官网电脑软件下载 澳门 金沙城 品牌网上娱乐场 彩尊官网 澳门赌场网上直营游戏 老挝边境赌场网上娱乐场
77msc.com申博游戏 割颈和溺水成功率网上娱乐场 澳门酒店大全网上娱乐场 菲律宾太阳网138澳门赌场 大发888VR火星1.5分彩彩票官网
大红鹰娱乐墄登入 太阳城BBIN电子时时彩平台网址 威尼斯人电子游戏直营网登入 菲律宾申博太阳城 太阳城澳门赌场 菲律宾太阳娱乐官网游戏